主页 > 多宝娱乐营销 > 复仇 法拉利与对手的数次攻防战
2014年05月21日

复仇 法拉利与对手的数次攻防战

复仇 法拉利与对手的数次攻防战

  0 法拉利与对手的数次攻防战

  法拉利与妻子劳拉

  为增人口,意大利推出禁卖避孕药、增收单身汉税收等措施

  20 年代一晃而过,恩佐·法拉利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处境居然还不错。他已经在摩德纳和博洛尼亚有所建树,管理着一家阿尔法 · 罗密欧的经销店,且拥有艾米利亚、罗马涅和马尔凯地区的独家代理权。他的赛车手职业生涯并没有那么光辉,但是作为阿尔法 · 罗密欧车队曾经的一员——即使只是二流车手——他也有机会和一些伟大的车手比如康派瑞和阿斯卡里接触,所以他在独立大道那些对赛车很狂热的酒吧和食肆里成了名人。

  对于那些出身名门、风度翩翩的运动员客户来说,他现在有足够的自信能吸引和影响他们。这些人对车速无比沉迷,他们十分珍视与法拉利这样的名人接触的机会,因为他们觉得法拉利在汽车方面的成就远远高于他们,又能够开上最新的阿尔法汽车。法拉利非常了解他们的这种心态,并将此用到极致,这不仅提升了阿尔法 · 罗密欧的销量,也拓展了自己的社会关系。

  如果非要说说法拉利当时遇到的挫折,那么最主要的还是他频发的健康问题——战争和风雨飘摇的赛车手生涯带来的疾病困扰,使得他后来只能偶尔参加一些小的比赛和爬坡赛。还有一个就是和劳拉的关系持续恶化。他们的关系沦为典型的意大利式婚姻,法拉利在家是个暴君,偶尔才会造访他们一起居住的小公寓。

  在家里,劳拉和他母亲不断发酵的紧张关系也让法拉利颇感压力。婆媳二人几乎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互相看不对眼,法拉利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。和大多数意大利男人一样,法拉利是个孝顺的儿子,在摩德纳他尽了最大的努力支持母亲(事实上他后来也一直是这么做的),尽可能让母亲和妻子分开。对于这些冲突他不可能公开谈论,但在好多年里,两个女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让他感到非常压抑。

  尽管家庭生活吵吵闹闹,在赛车场上也没有什么大成就,但在这十年结束时,对于这个 31 岁、日益发福的艾米利亚男人来说,生活还是充满了各种机遇。

  在1922 年到1930 年期间,墨索里尼政府开展了超过 5000 个大型公共项目的建设,包括建造了第一条四车道公路。到 20 年代末期,意大利已经拥有 320 英里的超高速公路,在道路和隧道建设方面的技术遥遥领先。此外,墨索里尼政府在消除文盲方面也做了很多努力,意大利在战前的文盲率高达 40%,到 1930 年,这个令人羞愧的比例已经降低了一半。

  大概与此同时,法西斯政府认为意大利当时 4100 万的人口太少了,跟“大国”地位不符,于是设定了 6000 万人口的发展目标,采取了一系列激进的社会措施,包括禁卖避孕药、限制移民、增收单身汉税收等,意大利的法定结婚年龄也降低到男性 16 岁、女性 14 岁。1932 年新婚夫妇去罗马的火车票折扣高达 80%。为了进一步鼓励生育,1933 年意大利第一次将圣诞前夜设为“母亲节”。不知道法拉利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孩子在 1932 年的出生跟这些政策有没有关系。这一系列项目确实影响了整个国家,到 1934 年时,意大利的人口已经增长了 1500 万,不过后来受到大萧条的影响,生育率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水平。

  给比赛提供经济奖励,以确保意车队在国际大赛中得奖

法拉利,ferrari,,复仇 法拉利与对手的数次攻防战